10/14/2014横扫Walnut Creek Bart站后记


文毫    10/15     15398    
4.7/3 




怎么说呢,三个字“有意思!”,或者六个字,就是重复一遍。昨天早晨太阳升起来之后我才从大梦中醒来,打开微信看到去一大早去Bart发传单的义工照片,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按照原来计划,今天自己也身践力行,加入Bart发传单的队伍。不过坦白地说,一直到出发之前,充分的思想准备做得太过了,昨晚10点多睡觉,凌晨3点多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一直挨呀等呀的到了五点起床,收拾穿戴武装完毕,打开微信,居然在讨论说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取消了,幸好最后还是澄清要按照原计划进行。于是吃完近十年来最早的早点,5:45出门,先到李凌家把她接上,6:00准时沿680北山,一路顺畅,6:15就到了Walnut Creek Bart站,远远就看见咱们的祝大律师背着个律师黑包,身手敏捷,蹦来蹦去,接近各色人种。还隐隐约约地听到他的吆喝声和满脸堆积的笑容。我先把李凌Drop off, 自己去停车。等我从后面停车场穿过来时,李大妹子也已经是很进入同样粘人的状态了。跟祝律打了个招呼,领到第一叠传单,这时我们三个就兵分三路,祝凯李凌为右军,截击从后面停车场和右前方停车场进来的人群,我为左军,负责公共汽车站的来去者,并暂代中军,阻击少数从中间买票站那边来的旅客。不过Teng很快到来充当了中军。这样,我们在7:00左右,Bart就要接近高峰期间,完整了部署,全面地把守住了Walnut Creek Bart station的所有阵地,真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随着人流增加,很快进入状态,集中精力,摸索规律。看如何能够最大限度地把传单递出去。很快地就掌握了规律,得出一些心得,与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是细节处理。一开始不久就发现那个立在箱子上的Baker大标牌没有完全放直,这样从远处走来,会有点反光而看不清,不仅要放直,而且应该移到入口中央稍为左边一点点。这样,我笔挺着腰,含笑地看着走近的旅客时,他们立刻就能清楚我是干嘛的。挺baker标牌和我的这个形象,一看就很般配得可以,不像是江湖二道贩子搞缠人推销的,给人信任感。接下来等旅客靠近时,我用和祝凯不一样的Style,发现也管用,那就是我动作没有他快,但手伸得长,欠着身,让肢体语言尽量表现我的诚意和一定专业性。

其次是摸索出程咬金的三板岸对话招式,目的还是通过尊重别人来赢得信任。一般是先把传单在左手用手指分好夹好,等旅客靠近时,抽出最上面一张,产生如下对话:

“Good morning Sir /Ms / Ma'am", 注意“Good Morning”要说得让人听清楚并有感情,肯定。

"Mind to take one?"

"Thank you, have a nice/good/great day!"

最后一句,不管人家接还是不接,我都会说,毕竟,人家有对我的approach产生了反应嘛。

就这样地迎接一波又一波来往的旅客,时间过得飞快!7:30左右,李伟平,Lunar他们从Laffayette站赶过来了,花蝴蝶Lunar,光彩夺目,一看也是天生递传单的好手。由于李凌小孩要上学,我们只能在7:50收工,连个合影都没有来得及照。即使这样,她发出了厚厚两叠,我也是一样,我们真的是大有斩获。当我们一起回到后面的停车场时,感觉心里和脚下都挺轻松的,很有成就感。

很长时间没有在这样的公共场合approach人了,有在人多的场合但也只是参加者被别人approach。今天发现,把眼睛从电脑上移开,花一段时间观察Bart里进进出出的人生百态,乃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常说人在旅途,最能感悟人生,看来不无道理,当我看到那些眉毛紧锁的,或者若无其事的,或者面带微笑的慢慢走的,或者一路从公交车狂奔进站的,或者美女扭着青春的屁股(有个黑妹的体型真的是好啊),或者正装的职业女性头发凛然,大家都在为生活进站出站的时候,我头脑里还真像放电影一样,并且试图把自己放进去成为一个角色。譬如一个感想就是为什么人到中年之后,大多数走路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低头沉思,而不是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呢⋯⋯

最后补充一点,就是发现起早床的感觉真好!打算从明天开始,每天晚上10:00~10:30睡觉,这样早晨就可以在5:00左右起床。生命像今天这样似乎能够延长很多!

起个早床参与一个简单的Bart行动,居然能够收获这么多,今天一天已经是非常的功德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