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Steve Glazer为SD7参议员的理由分析


文毫    05/09     8728    
4.8/4 

政治上支持一个候选人,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以及这些各种理由或多或少的综合。我刚才头脑风暴一下,根据自己的认知和过去一年多来的见证,总结华人选民中一些常见的理由如下:

1: 基于个人印象:好感/恶感,亦即被候选人个人风度,举止谈吐表现出来的魅力吸引,反之就是有因无因地对另外候选人看不顺眼,有距离感,或者厌恶感。客观地说,因为女性相对多的情绪化特质以及较多基于情绪产生认知之故,这种现状在女性选民身上体现相对明显。还有一类典型的选民就是那种对政治基本上没有认知,完全根据是否看得顺眼随便填选票的类型。

2: 基于与候选人个人的私交。比如候选人是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还有基于组织层次的与候选人的私人关系,比如这次有个叫东湾选举小组的组织支持Susan Bonilla,追本溯源,发现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Susan Bonilla担任该小组背后组织的Board Advisor之故。

3: 基于个人所属组织中的人事关系。比如自己组织里的某些负责人与候选人有一定关系,而自己和这些负责人关系比较紧密,所以选择与领导保持一致,比如APAPA虽然组织上是个中立组织,但是如果组织中有些主要负责人支持Susan Bonilla,所以就会有相应一些人与之保持一致。相应地,支持Steve Glazer的也会有类似情况。这些选民主要是某些政治组织中中下级成员。

4: 基于自己亲朋好友的支持而同样对某一个候选人表达支持,这些主要是普通选民。

5: 基于个人私利,比如因为自己有某种政治企图或者利益交换而做出利害权衡,或察颜观色,或左摇右摆,或见机行事,或无中生有,不一而足。这些主要是某些个人主义至上的一些普通政治积极分子, 用过去时髦的话形容,就是革命机会主义者。这些人一旦露馅或者机会主义行为被人挖掘揭露,一般立刻会丧失信用,特别是那种还打着高大上幌子的,一般会还满盘皆输,被大众彻底抛弃。

6: 基于党派利益。本身就是党派的坚定支持者,所以不管私交不私交,丑还是漂亮,都会“无脑”地选党不选人,或者在同一个党中选与党派利益最一致的候选人。这些人往往是政治组织中的核心人物,或者定位为“走狗”型人物。

7: 基于个人认知。与候选人没有任何关系,不被外表和花言巧语所迷惑,基于对候选人政见以及理念的个人理解和认同,这些主要是普通理性良心选民。

8: 基于华裔群体利益。与候选人没有任何关系,不被外表和花言巧语所迷惑,基于华人群体利益进行理性的分析调研而得出的支持或者反对结论。这些主要是普通理性良心选民和草根性政治组织。由于博采众长,排除己见和私心,所以最能够堂堂正正,也能够有效地克服第7条理由中因为个人理解程度差异造成的不恰当选择。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支持Susan Bonilla,对于咱们三谷地区的华裔个人和组织来说来说,主要的理由落在1~7区间。全部7条理由权值相对比较接近,其中最突出的是第2,3,5条,而且因为有个“私”字当头,这3条理由往往别有用心地和第8条绑定,张冠李戴地把个人利益或者组织利益扩大成华人群体利益。第1,7条理由相对少,第4,6条理由最少。支持Steve Glazer的,主要的理由落在7~8区间。其中第8条理由占绝大部分。总体上理由充分集中些,纯粹道义些。

为什么这么说呢?

1: 在去年AD16选举之前,Steve Glazer基本上和目前公开支持他的华人草根组织以及大部分三谷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如有关系,请私信告知我改正)。当前支持Steve Glazer,是从零开始,是通过综合考察后作出的评估和结论。所以不存在“私”字开头的关系。而支持Susuan Bonilla,虽然人数不多,但有背后非草根,私有关系的具体例证。

2: SD7区,包含其中的AD16区里的普通华裔选民,绝大部分是中间选民,中产阶级,而不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的铁杆。即使有党派倾向,大部分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的温和支持者。主要关心的议题,集中在教育,税收,民生议题比如交通等方面,而不是严格的党派立场。

3: Steve Glazer 的政治主张和从政经历,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是温和民主党人士,而Susan Bonilla是党派门徒,这个已经是共识,在本地主要的媒体如旧金山纪事报,Contra Costa时报等报纸上都已经定性定论。这场选举,就是Business VS Union的对决。和去年AD16区选举如出一辙。SD7区的华裔选民作为一个基本独立选民特质群体,基本是Pro-business的。

所以说,我们支持Steve Glazer,是一种基于华人群体利益的理性诉求,和去年支持Catharine Baker和少部分民众支持Steve Glazer类比,很大程度上是重叠的,都是源于草根运动,目的也是继续体现华人团结的力量,发出有力的政治诉求,维护华裔的整体利益。但还是有一些小小的差异,那就是当初支持Catharine Baker,是草根支持草根候选人(主要是意指Catharine Baker是新人,是没有受到共和党中央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带有相对多些的情感因素;而目前支持Steve Glazer,虽然还是草根行动,但已经完全是基于理性的分析,那就是如何积极参与民主政治博弈,从两党中寻找最能代表SD7区华人利益的政治传声筒和代言人。让人高兴的是,这次很多华人义工积极分子中的共和党支持者,能够抛弃党派意见,基于华裔整体利益和很多温和民主党支持者一起来共同支持一个民主党候选人,是一件非常健康和无私的理性现象,体现咱们华人,特别是新移民在民主政治参政议政的道路上,在进一步走向更团结和更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