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7候选人近距离观感:Susan Bonilla


文毫    04/17     8816    
5.0/1 


今天晚上,参加了APAPA三谷分会举办SD7区(即加州参议员第七选区)州参议员候选人见面会,近距离认识了五月十九号两个决赛候选人之一的Susan Bonilla。这是本人第二次参加APAPA三谷分会举行的这种活动。和去年比较,今年由于Steve Glazer缺席,会场里来的人数少了许多,场面上也缺少了去年的规模。但是整个见面会的程序依然十分成熟,不得不让人对APAPA做事的专业态度和成熟度赞一声。特别是感谢一直以来,做事勤勤恳恳,踏实认真的组织者曹旻和夫人Ivy Liu的辛苦努力,让我们三谷华人能够有机会再一次近距离面对面认识一个候选人,获得直观真实的个人观感和了解,并如实地转达介绍给大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参与,本人对作为州参议员候选人Susan Bonilla的观感简单总结如下。

从回答议题的内容上看,

第一,她的回答基本上与咱们华人,特别是新移民的诉求有很远很远的距离。比如对第三个预设问题--“对SCA5或者类似法案的立场”--的回答,她的支持立场十分明确,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她认为所有加州人,所有族裔,而不是某些特定的群体(group), 都应该有获取(Access)加州高等教育的机会。我理解这句冠冕堂皇的话直接揭露出来SCA5的精髓,那就是教育机会分配均等,而不是机会均等,凭本事或者说Merit录取的思考。不过她表达这个立场之前透露去年民主党Caucus会议上讨论退回SCA5提案时群情激昂的情形近年罕见,倒也间接地显示了去年咱们反SCA表现出来的力量。对第七个预设问题,即关于Bart Strike的立场和680交通问题的解决方案的回答,直接地说禁止Bart 罢工法律上是不可能的,更好的解决方案是和工会领导一起合作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对680的交通问题的回答转移到了Stockton的4号公路上去了。最后以建议和本地区合作寻求问题解决草草收工。由此感觉她作为AD14区的州众议院代表,对三谷知之甚少。

第二,她的回答缺少实际内容,比如对第一个问题--“她前三位的优先议题是什么?”的回答,她直接回答教育,平衡预算,以及水资源短缺。然后我就没听到为什么它们是三大优先了,特别是第三个关于水资源短缺的议题,感觉上是赶鸭子上轿,临时抽出一个当前加州范围里的热点议题凑数。我希望的是能听到她充满信心对这三大优先的一些具体政见简介或者个人思考。还有对第四,第五个问题,即有关APAPA促进亚裔参政议政参与,提供实习机会的回答,感觉就像是把手一摊:热烈欢迎,然后就结束了,我希望的是她能够讲出来的是她表现出对咱们亚裔有某些了解,并能够提出一些具体有针对性的真诚建议。由此感觉她对咱们三谷地区的亚裔,也是知之甚少。

从回答问题的模式上看,我看到了去年Sbranti的影子,比如在第二个问题上--你凭什么认为你比你的对手准备得更好?因为她做过Concord市长,Contra Costa县的Supervisor, 又是现任州AD14区的众议员,所以她强调她的Local<-->County<--->State三级层面经验和互通有无,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点和去年也是APAPA主办的AD16区候选人见面会上Sbranti强调“我有经验”一模一样。如何解决问题?也和Sbranti 有得一拼,那就是强调和Local协商解决,这个强调和Local合作协商,多次出现,比如回答上面第七个问题,以及回答观众的三个问题上,其中包括反墓地计划,虽然她表达支持“Open Space”,但建不建墓地,也要和本地政府协商解决。这个回答本身没有什么错误,但是我个人认为她的回答中表现出缺少了两样素质,一是原则性,二是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两样素质是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立法层面州参议员或者众议员应该具有的素质。也许根源在于她和Sbranti一样,都是行政出身,把搞行政的那套习惯用在立法上。从而在一些“大是大非”问题上,“和稀泥”的做事方式多过于清晰的立场和原则。

从她讲话的风格和内容上,觉得她有不敢逾矩的个性,表达观点时既缺少灵活性,又没有鲜明的原则性。单单从这个角度出发就很难想象,她有能力和真实意愿地做到她自己宣称的“cross party line"(穿越党派立场), 做一个中立立场的参议员。相反地,我感觉她而是更会像是去年San Francisco Chronicle 里描述的Sbranti一样是忠实的民主党原教旨忠实党派信徒和追随者。中立立场,是去年Catharine Baker在AD16区能够获胜,也是我们支持她获胜的一个重要影响因子。

从个人气质上,个人觉得Susan Bonilla隐隐有邻家大妈的影子,而且是那种稍微偏点势利形式的大妈感觉,也就是说不容易产生一种天然的的亲切感的那种。这个是我从她几次举三个孙子的例子中由此及彼引申中,以及整个过程中从她肢体语言中得出来的个人感受,也许我感受不甚准确,但这确实是我的感觉。

离五月十九号的选举还有一个月有余,选票大概在本月二十号左右会陆续寄到,大家可以继续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两个候选人。就我个人来说,以前完全不了解Susan Bonilla,今天晚上参加的见面会,也完全没有产生让我支持她的效果。至于下周三与Steve Glazer见面会后,是不是会让我个人产生退出支持他的想法,等到下周三见了再来与大家汇报。也在此建议大家多去现场实地参加考察。因为面对面的了解,是远距离对视无法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