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tassajara山谷墓园计划公众听证会后记

文毫    12/11     6287    
4.8/4 



今天(12/09/2014)晚上,驱车15分钟
来到Doughty station 社区活动中心实地体验关于在tassajara 山谷兴建大型墓园的第二次,也是San Romon市议会关于本议题最后一次公众听证会,完全是本人一次偶然的,没有事先准备的所为。本人原计划的,就是从上个月选举结束后基本解甲归田后,吃完晚饭,穿着个夏天的短裤衩,背着几件换洗衣服,一如既往前去24小时健身中心恢复有规律地身体锻炼。结果出发前往微信上瞄一眼,发现姚建发布的关于这个听证会的帖子,就在今天晚上。于是临时决定去先观摩一个到一个半小时,然后折回健身中心锻炼。结果,整个听证会非常的好和赞,让我津津有味地从头听到尾,一直坚持从七点开始到十点半左右散会才兴尽而归。感到收获颇丰。

收获之一,就是基本上改变了我对这个墓园建设的立场。坦率地承认,一直以来,本人对此议题不甚关心,谈不上拥护,但绝对是不热衷于反对这个墓园建设的,基本上是弃权的态度。不反对的原因中,不免俗地说,很小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墓园地点离自己家远,完全没有直接触动我自己的敏感神经。另外,原因的很大的一部分-----至少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比率,就是我头脑中原本就没有这么根敏感神经。文化和传统的在这方面给我思想上留下的印迹,已经基本不复存在。这个认识的改变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去年有个好朋友英年早逝,我夫人和我从头到尾帮助主持了整个葬礼,其中就包括了在Lafayette Oakmont Memorial Park选墓址。几次参观那个墓地公园的过程让我第一次对墓地产生根本的变化,甚至好感。以前在中国,特别是农村,所谓墓地,基本上就是吓人的坟山,到处类似乱葬岗。清明节扫墓,从山路走向先祖们的坟墓,往往要拨开一路茅草进去很远,偶尔还怕踩着响尾蛇。放鞭炮烧冥钱要小心翼翼地防止引发野火。另外,小时候不听话时老妈的一个典型恐吓手段就是用那座远远的坟山来吓我,以至于我成长过程中,每次经过它,想起它时都会有阴森林的感觉,每个亡魂,就是一个鬼魂,离得越远越好。在Lafayette Oakmont Memorial Park参观,其公园一样的设计,往东前看是秀丽巍峨的Mt. Diablo,往西背倚的是延绵不断的Las trampass群山,在这两山之间,清风徐来,花枝招展,徜徉在这样的墓园,欣赏着这样的景色,阅读每座墓埤前的鲜花下面的文字,是一种温馨,是对逝者的缅怀,是对人生充满思索的一种感怀。而且,Oakmont Memorial Park就在这个美丽的山头,被四周居民区环绕,而不是坐落在遗忘的角落,如同老家那种坟山,让我进一步看到这个国家新的家园的伟大,不仅仅在于她的富有,而且在于她对人性的尊重,不仅有人和自然的和谐,而且也有生与死的和谐。

让我从弃权的态度,转变为支持废除这项墓园兴建的态度,与我上面的认知和心态无关,因为认知上我心依旧。 但是,30多位居民的发言,整个听证会的流程,让自己的视角从观念转移到了具体的现实。观念是很好,充满着人性的光辉,但是墓园兴建一旦付诸实施,完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具体的民生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考虑,比如San Ramon以及周边城市的城市发展规划,居民的实际利益,对城市的财政收入的影响等等,都是与活着的人和活人的后代攸戚相关的民生问题。正是因为从这个议题里看到的充分的,合理的民生诉求,让我对该墓园建设的态度发生变化,让我意识到,看问题,完全不能只是从远去,特别是从所谓的道义上去看,问题都是来源于生活,只有直面接触,才能有最真实接地气的认知。

三十多位发言的居民,有老中青少,有各色人种。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从不同的视角阐述反对墓园兴建的理由。完全是晓之以充分理,动之以十分情。特别是有好几个通过相关研究数据分析,把反对墓园兴建的原因阐述得让人十分信服。综合起来,其中下面几条,就是基本说服我个人的几个有力的观点:

1: 水的问题,建一个几十亩地的墓园,需要大量的用水来维持墓园的绿化。由于近些年加州的连年干旱,水已经是个十分的敏感话题,任何不能节约用水的兴建计划,都有充分的理由去必须特别的慎重。

2: 城市规划的问题,比如和墓园计划地址接近的San Ramon,是一个年轻的,充满朝气的,富裕的,户外活动空间广阔的,商业发达的,越来越种族多样性的城市。整个城市的亚裔居民比率已经占40%左右,而且这个比率还在迅速扩大。亚裔,不管是华裔还是印度裔,文化中对生和死的分离的观念比较明确。不排除有我这样的少数有认识上的改变,但绝大多数人的观念是很固执的,需要更长时间去调整和适应的。在这样种种特性下,突然飞来建一个大型墓园,耸立在城市的上游,大规模新居民住宅区的旁边,是不是确实和整个城市发展蓝图和谐嵌入,是不是一道风景,很难说。

3: 城市的财政收入受到影响的问题。由于靠近墓园选址的大规模住户,以华裔和印度裔,以及其他各种移民居多,文化的原因造成直接的影响,就是会让相当一批人选择搬离,同时让外来移入者望而却步。造成本地房价下降和房地产市场的萧条。房产税是一个城市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房价的下跌,直接会影响到学校,道路维护,警察局等等公共部门预算,从而拖累城市发展。相应地,也不可避免地会直接和间接地对城市商业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亚裔从事或者与亚裔有关的商业。

4: 有一位居民说得不错,房价下跌造成的城市财政收入减少,商业性墓地的建设成功,实质上是把公众的钱转化成私有,这个理由我深表赞同!新建一个大型墓园,不应该以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来牺牲公众的利益为代价。

5: 墓园建设和其他建设,比如房屋或者商业建设还有个显著的不同,那就是墓地一旦规划建成,就会永远在那儿,不只是百年大计,说成千年大计都不为过分。住宅几十年之后可以拆了重建,商业街也是一样可以重新规划,可墓地基本上就没有这个可能。

其他的理由还有很多,比较显著的还有比如破坏农业生态环境,造成交通问题,对周边社区小孩造成成长困扰等等,都有很多合理性。但上面五条是最说服我自己的理由。

收获之二,就是无意的一个临时决定,让我第一次见证了本地民主实践进程。应该说是挺感动的,要不然我就不会从头到尾整整花三个半小时,连当晚健身计划都取消。San Ramon市长,副市长和其他三位市议员组成的Panel,满满的一大厅居民积极参与,完整清晰的听证流程,最后现场总结表决,甚至当场透明地研讨如何提交SanRamon市议会和居民给contra costa county的反对意见书,字斟句酌,力求精准。让我对“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这一点,特别是在本地本城市层次的体现,感受十分的深刻。

最后最大的收获,就是进一步认识到民主必须主动参与才能真正维护和捍卫自己的权益,真正解决问题。新建墓地计划是2005年通过的一个决定,当时的墓地计划的周边三个城市San Ramon, Pleasanton和Dublin市议会都赞成通过。随之而来经济危机的到来拖延了这个计划的实施。9年后的今天,随着经济的复苏,该计划又提上了日程。如果没有人主动地去反对,只怕是将付诸实施,然而9年来,城市的生态人文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人口就几乎翻了一倍,而且是大量的新移民。从这个意义上,重新审视原来的墓园计划,不仅是直接捍卫自己的利益,也是作为一个美国公民,特别是本城市居民,一种真正负责任的主人翁精神的体现。所谓真正的解决问题,就是通过协商得到一个最合乎民众需要的解决方案。对于反对墓园的兴建,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其中就是基于与我自己类似的观念,而得出这是一种自私狭隘的行动。事实上,自私狭隘还是人道主义,都是整个事情的不同侧面,没有对错,高低之分,关键是民意,如果像今天晚上一样全部听证会的居民支持,市议会最后以4:0:1的比率通过,本身就说明,这个诉求的现实合理性,代表的是大多数人的利益和观念,是真正民主执行的最合理的结果。

在这次听证会上,有各色居民,除了我们华人,还有大量的印度裔,白人和非裔这种团结各族群众的局面,这是我认为最需要的,最成熟的主动民主参政议政的局面,只有这样的局面,才能取得参与的最大效益和产出,但愿以后在我们进一步的民主参政议政中继续出现类似理想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