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capital 参与新一届参众议员宣誓典礼后记

文毫    12/04     10819    
4.7/3 

昨天,2014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与今年开始的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完美呼应,自然而然成为了很特别的一天。



一大早起床,穿戴整齐完毕,7:20左右按时上路的时候,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雨已经基本停了。路上湿漉漉的,眼前浓雾弥漫。然而抬头直望天空,天色已霁,乌云已淡,阳光即将从云中跃出。我先来到李佳家带上她和文欣两位,然后7:30左右,我们就驱车奔驰在680往北而行的高速上,轻松愉快地向加州首府Scramento行进。我们这天是把工作暂时放在一边,去近距离接触我们支持的Catharine Baker 以及其他当选议员宣誓成为新一届州议员的典礼。


一路上畅通无阻,一个半小时不到,我们就如期来到加州首府,这个时候已经是阳光和煦,街上处处温暖,宛如春天已经来临,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澈,在呼吸里感到特别的清新。我第一次看到了州议会大楼。州议会大楼是一栋尖顶白色的历史建筑,座落在一个美丽的小公园里。建筑里面就是加州80个众议员,40个参议员的办公室所在地,以及会议厅议事厅。走进里面,感觉内部结构很有前年访问过的美国国会山庄的味道,当然规模小很多,装饰上也没有那么豪华。


我没有参加早餐聚会,所以就直接来到参议院少数党领袖Bob Huff先生的办公室。我们这一行,就是受到Bob Huff先生和MeiMei Huff女士的邀请报名成行。Bob先生和美湄女士伉俪,是2014年加州华人草根民主政治参与之火的点火人。是他们第一时间告诉华人,特别是新移民危害华人切身利益的SCA5法案。是他们的这个引导,使得我们从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抬起头来,开始正眼观察美国的“民主政治”,这个天天就在我们这些美籍华人眼前,却视而不见的东西。在我们从反SCA5开始,从简单的上街抗争,到进一步主动支持,主动参与,更加成熟和理性地理解和进入美国民主政治参与这个大舞台,一直到昨天直达州议会山庄直击和感受现场民主选举结果这个完整的过程中,美湄女士和Bob先生都一路相伴,可谓功不可没。我们完全有理由也应该在这个阶段性最后完美的时刻,说一句:谢谢加州参议院少数党领袖 Bob Huff先生,谢谢美媚湄Huff女士,谢谢你们!


当我们一行三人最早进入Huff先生办公室,被办公室职员友好迎接坐下不久,就看到Huff先生手里拖着个扩音器箱子从外面进来。我上前打了个招呼,同时问他是否需要帮忙,得到Yes答复之后,就上前帮他拖箱子,一接手就觉得哎呦挺沉的。心里立刻有那么点好奇他怎么没有让某个职员做这事。然后我和李佳一起帮他把扩音器设置好。整个过程和后来看到他自己忙来走去地把椅子拖好,把东西安排好,以迎接后面大部队到来的场景,我看到他和办公室职员非常随便,没有看到一个人在他面前有特殊的尊敬,最多只是礼节性地点点头,然后各做各的事。也算是第一次近距离对美国政治人物的办公室特色有了个初步印象。

9:40左右,熟悉的面孔从门外一个个出现了,办公室来了很多的华人,SVCA和十六区的老战友老义工就如同不久前一样熟悉微笑拥抱相聚,击掌寒暄问好。大家神情依旧,只是男女基本上是正装,与当初要出门扫街的气质很有不同,很多人,特别是工程师背景的,都或多或少地显露出了更多的帅气和美丽。比如第一次穿着西装系着红领带在我面前的谢谢,在常年的稚气和眼镜后面,今天居然显露出了好几分帅气和成熟,好像预示2015年将会对他可能是很特别,譬如可能是桃花盛开的一年!还有,第一次见到了网上已经熟悉了的南加TOC的一些朋友,比如TOC的头狼崽Alex Chen,一脸和气,待人真诚,很有领头大哥胸襟和风范。记得一开始在微信上加南北加州两个Alex Chen时,迷惑了好几天,以为是一个人,今天看到南加TOC的Alex真神,和咱们北加SVCA的Alex,二者站在一起气质不尽相同,但有很多共同之处,那就是阳光坦率,年轻有活力,完全没有复杂和过于成熟的表情,特别是眼神还很清澈。TOC带来了一些十几岁的孩子,都是在这次选举中扫街打电话拜票的小义工。从这些小义工稚嫩而又鲜活的脸上,我似乎看到了咱们下一代华人政治领袖的身影。


在办公室里,我遇到了了令我尊敬的Charles Munger Jr.先生,并特地走上前去,和他交流并毕恭毕敬聆听了一段时间。这是一个我只有尊敬和感谢心情的对象。不久前的竞选,就是他和我们这些义工,组成了Catharine Baker的一远一近两大坚强后盾。他这个在远处的后盾更加强大,为Baker的当选花了200多万美元,一人挑起了院外支持Baker的大旗,和整个民主党党中央以及党外财团进行金钱政治对抗。可以说没有他的鼎力支持就可能没有我们支持的Catharine Baker的当选,所以我尊敬他并感谢他。记得当初我收到TimSbranti阵营的一张传单,近十个恶狠狠的箭头指向此公有点笑意的脑门时,鄙人对此公的敬意,立刻油然而生。他作为斯坦福大学的一名物理学教授,所做这一切,动机单纯,纯粹只是为了坚持和实践他的政治理念,为改变加州政治中失衡的政治生态尽最大努力。与我们华人义工自己对Catharine Baker的支持不一样,我们的除了政治理念之外,还有草根抗争,捍卫种族权益,加强华人团结的初衷和意志。


整个观礼的过程,由于来的人比较多,所以基本上分为三部分,极少人被邀请到现场观礼,小部分人被邀请到大堂观礼,大部分人就在办公室通过电视观看现场直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从Huff 先生的办公室,越过长长走廊和楼梯,到Baker的办公室。由于我们是自作主张,我们几个居然因此遗憾地错过了和Baker的见面,当我们几个在她简陋的临时办公室时,她却亲自到了Huff先生办公室。所以我们只看到了她的竞选办公室主任Jordon和Ivy两人,以及她新的办公室主任。没有想到州众议员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简陋,虽然有三室一厅,但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其中一个电视还是老式块状小破电视。Jordon告诉我,这个“奢华”的办公室是个典型的民主党议员的(奢侈的)办公室,等Baker的正式办公室定下来,面积和房间应该会小一倍。嗯,如果是这样,我们的议员还算是人民公仆,至少面子上表现是这样。


Huff先生和美眉女士在办公室安排了一系列的讲话,先后请来了四个现任参议员,都是州议会中的共和党老牌参议员,每个人对我们都平易近人地讲了一通大话,其中一个印度裔的女参议员说,在我们中间看到了将来的议员。我就立刻环顾了一下左右,特别是把南加TOC带来的几个小义工好好地瞅了几下。


观礼结束,一部分人现行离开,包括我自己。Huff先生带领大家,游览宣誓就职的大厅,State Senate Assembly chamber,介绍州议会山庄历史和现状,介绍当前的政治运作情况。从事后的照片上可以看到大家都一路跟随,听得津津有味。


记得今年开始的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亦即1月30号的那天早晨,大致同样的时间,我一如既往地披着多年未换的行头,开车一路西行,行走在去上班的路上,头脑里满是第二天到来的又一个周末的安排 -- 带孩子去参加各种学习,带孩子去玩玩,补充冰箱里新一周的食品,修理院子,也许,还读读书,看个电影放松一下,或者想想如何多赚点钱。也就是在那一天,SCA5在加州民主党优势三分之二的多数下,在参议院以刚好三分之二的优势通过,点燃了加州新移民民主政治参与的火花。

这两个不同的日子,似乎是从年初的一个世界,完全进入到了年尾完全不同的世界。然而,仔细回味,两个世界完美互补,让自己2014年的生活更加丰富和立体,增加了不少的内涵和拓展。也身体力行,近距离地体会和感受了这个伟大民主制度的参与和实践,几个月来看到了华人团结和分歧的热热闹闹的场面。每每意识到这一点,心中就产生某种感恩的感觉。